08-04-20

书趣

  • 发表于 文章
  • 浏览 267
  • 评论 0

上班生活太枯燥,工作之余我总会莫明其妙地感到贫乏。每天像一块上了发条的钟表机械地沿着固定的路线滴滴答答地转个不停。有时走在喧闹的大街上,我都会感到一种很强烈的孤独。总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捧一本书,一边闻着墨香,一边享受阅读的乐趣。

在书的世界里,我可以像梭罗一样孤身一人到瓦尔登湖旁的林中建一栋自己的小屋,“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自得其乐地过每一天。闲时,到森林里穿行,看野兽的百态;或泛着小舟,独自荡漾在那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或惬意、或潇洒、或孤傲,体验那种放荡心境的自由。或者,我会去到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凤凰城,在临江的吊脚楼小住数日,循着沈从文的足迹踏遍城中鹅卵石路,感受古城质朴底蕴;夜里推开窗户枕着满江氤氲薄雾而眠,体味水乡静谧气息。

又或者,我会在余秋雨的带领下带着沉思的步伐跋涉在名山大川之间,饱览中华丰富的文化遗产,见证那一场场文化的兴衰与没落,感叹历史的沧桑,人生的沧桑。

在书的世界里遨游,能够让我们暂时抛却忧愁悲伤,心超物外,乐而忘忧;没有浮躁喧哗,没有工作压力。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一切任我遨游徜徉,随心,随性。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文学了。记得上高中时,语文老师叫我上讲台把自己写的作文在班上念,那时我第一次体味到了读书的乐趣。也许从那时起,我开始迷恋文字,并和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于是从此喜欢上了读书,读文学书,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不管是以前在学校上学时,还是现在进入单位工作后,不管日子多么贫困潦倒,每个月我都会想办法省吃俭用下几块钱跑书店买回一两本书,乐此不疲。有时为了买一本心爱的书,饿几顿肚子也心甘情愿。这份坚持和执着,连自己都有点感到意外。

现代社会纷繁复杂,能不能在眼花缭乱中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保持一种读书的激情,关键在于自己有没有意志力,能不能耐得住寂寞。当年毛泽东能够在闹市里静读,只要我们置外界的干扰于不顾,我们就能融入书的世界中去。

当然,读书是不分时间和场合的。欧阳修“马上、枕上、厕上”读书都能运用自如;宋代诗人苏舜钦,每晚总喜欢边喝酒边读书。读《汉书•张良传》时,读到良刺秦王,误中副车,拍案叫道,“惜乎击之不中”,即满饮一杯;又读张良对刘邦说“此天下以臣授陛下”,又击桌叹曰“君臣相遇,其难于此”,又一饮而尽。把读书当成了下酒菜,其豪兴当作一窥。

读书的乐趣,全在于心理的投入程度,无所谓环境的好与坏。金殿玉楼,无所用心,春花秋月亦等同瓦砾;短街陋舍,落索自甘,不能说没有诗情画意——“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

我喜欢把书籍放在床头柜上,即所谓的“枕边书”。下班后半倚半躺在床上,就着昏暗的床头灯,拿来即读。它们可以让我告别白天的浮躁,涤人胸臆。看累了睡觉时,夜来枕边留香,也足以陶冶性情。悠哉?

读书的方法是很有讲究的。一本名著摆在面前,不能囫囵吞枣浮光掠影,要细嚼慢咽。就像品酒,狂饮是喝不出味道的;只有浅斟慢酌,才能品味出其中的芬芳。要努力让自己置身其中,体会文中的意境,让心灵去接触。夜深人静时,如豆的孤灯下,闻着淡淡的书香,书页从手中一页页地滑过。读了一句觉得不错,就合上书本闭上双眼,悠悠然,任思绪驰骋千里。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读书不但可以唤醒回忆和记忆,还可以唤醒热情。琐碎而忙碌,重复而无新意的生活易使人麻木、颓废,我们需要它们来重新点燃生命的热情。林语堂曾说过:“艺术应该是一种讽刺文学,对于我们麻木的感情,死气沉沉的思想和不自然生活下的一种警告”。

“惟书有色,艳于西子;惟书有华,秀于百卉。”有书的人生,才显得丰富多彩。晋朝诗人陆机在《文赋》中说书籍可以让我们“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坐拥书城,就拥有了整个宇宙。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它使我们远离尘嚣;在孤独寂清的生活中,它教会我们品尝多味的人生。

 

原载2008年4月20日第5期《正泰》杂志:

http://www.chint.com/zh/index.php/about/magazine_detail/id/13634html


5+


阅读全文
03-09-01

好书如咖啡般香甜

  • 发表于 文章
  • 浏览 966
  • 评论 0

与《特别关注》相遇,纯属偶然。那天我去朋友家玩,无意中在朋友的书桌上发现了一本《特别关注》,当时就翻看了起来。刚开始还不怎么样,就像一杯咖啡,起先喝不出什么味道来,甚至还是苦的,慢慢地就能品味出其中的香甜了,我被书中一个个充满人生哲理的故事深深吸引住了。

小故事中见大道理,书中一篇篇内容隽永的文章总是让我连续读上好几遍,到后来总忍不住拍案叫绝——妙啊!

我觉得贵刊《特别关注》办得非常成功,如同《读者》一样,关注人生细节,内容遇意独到、深刻;栏目多,话题广泛;语言亲切、隽永;富于启迪,充满哲理和智慧,读来引人入胜,受益匪浅。

总之一句话,读罢此书,感触良多!

 

原载2003年9期《特别关注》杂志:


6+


阅读全文